大魔王邹肉肉

写文为了开心.

我疯了!今晚准备准备,要写一篇大长文,都别给我提虐!富贵皇权是个什么神奇的东西,我只知道黄明昊和范丞丞是真的!

【现实冷漠】可我要钱

-这个系列应该有两篇
-骂我别骂丞












           “唉丞丞,我刚出去的时候看见你那小男朋友在公司外面等着给你送饭呢,真是现在这么好的男人少见啊...”王子异手里提着一大堆零食,向范丞丞晃了晃。“赶紧去找他吧,回来晚了零食就没了哦。”







            “好嘞!等我!”范丞丞一脸兴奋,好像为了顺应这话似的加快了脚步却在电梯门关上的后一秒接着露出厌烦的表情。






              黄明昊一看范丞丞出来了,提着东西瞬间涌上去,却又被范丞丞拽了回去,拖着走了好久到了一个没人的小巷子里才松手。





              “丞丞你看我今天给你带来...”


               “我不是说过了不要来我公司!更不要给我送饭!”



                 “不是的丞丞,我只是担心你现在生活费不够,所以才想给你送点好吃的,都还热着呢,带给同事他们一起吃...”黄明昊打开了其中一袋包装,冒着热气的土豆焖饼刚一露出来,就被范丞丞拍到了地下。





                  “我说了我不要我不要!你看看人家都分什么!零食啊!你让我拿这破焖饼丢人吗?!”说着又去摔另几袋食品。







                  盛粥的碗撒了出来,眼看就要崩到范丞丞胳膊上,黄明昊眼疾手快急忙用手护住他,小米粥尽数全撒在了黄明昊手上。






                范丞丞一愣,反应过来时黄明昊早已把手藏到了身后。“对不起,我...”    “没事的!真的!”黄明昊努力挤出来一个笑,牙根疼的直打颤。           







               尽管极力遮掩,手上却还是露出了一角,通红的手背上似乎已经起了泡。“不行,必须去医院!”范丞丞拽出藏住的手,果然大面积已经冒了泡,原本好看的手略显狰狞。







              “不用了丞丞我不疼,咱们现在要攒钱,去医院又要花很多钱,你不想要大房子了吗。”说着还活动了一下通红的手,又藏了回去。范丞丞刚想开口说什么,不远处却传来声音...






               “唉?公司年庆好像要到了,去哪家...”王子异的声音越来越近,范丞丞急忙住了口。推搡着黄明昊“你回去吧,回家处理下伤口,以后不要来了...”





           
              “尤长婧,你听那边是不是有声音啊?”  “唉好像是啊。”王子异拉着尤长婧往巷子口走去,摸摸索索凑近一看,发现范丞丞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地上还有一袋袋散落的饭菜。







               范丞丞立马从刚才的情绪转变过来,指着地上的菜无奈的说“我刚才一个不小心全撒了,对不起啊。”尤长婧听完赶忙跑过去拉范丞丞。







               “菜撒了没关系,你人没烫着吧,让我看看。”“是啊是啊,人没事就行,哥请你去吃好吃的。”王子异也凑过来检查身体。







                “哎呦我没受伤啦哥,我想吃那家牛排唉。”     “小兔崽子要求不少。”王子异笑着搂上范丞丞的肩膀,朝高级餐厅的方向走去。







                 黄明昊回到家后把鞋一拖,就扑向沙发上正在看剧的范丞丞。“丞丞我们好久没做了,丞丞...”






                 “你干什么啊!起开!”范丞丞推搡着,却一不小心碰到了黄明昊受伤的手,立马激的黄明昊倒吸了一口凉气。范丞丞爬起来,有些无措的捧着那双还未处理的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







                  “没事..”黄明昊笑了笑,有些疲惫,拿出医药箱里的消毒水,扭开盖子浇到了手上,一瞬间疼的手直抽搐,怕范丞丞自责却没露出半点不悦。







                   “对不起...”范丞丞帮黄明昊裹纱布时小声的说。“没事的丞丞,不要再想这件事了,是我考虑的不周全,穿着工作服就去找你,让你在同事面前差点丢脸,可是宝贝儿你只要不离开我,我会给你一个好的将来,起码不会再让你没面子了。”







                     黄明昊腾出没受伤的一只手搂上范丞丞的腰,在耳边轻声地说道。“我会给你幸福的丞丞。”







                    眨眼间公司年会到了,所有员工兴奋的挑选着喜欢的酒店准备欢庆。“唉你们说蔡总今年会下血本吗,这么多人可不是小数啊。”“那当然了,咱们蔡总一向大方出了名。”







                   一般的这个时候,范丞丞都会和王子异他们一起挑选酒店,可这次有点例外。范丞丞一向聪明,蔡徐坤叫他来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猜了个差不多。“站在门口不累?”CEO办公室穿来声音,范丞丞赶忙推门进去。







                   “蔡总。”范丞丞深深鞠了一躬,顺带关上了门。蔡徐坤看见后轻笑了一声,抬起头来,那双好看的眸子直盯范丞丞。“我喜欢你。”自信的人从来不需要过多修饰词,那种气势是与生俱来的,因为富有。





                  “您说笑了,我...”




                   “我知道你有男朋友,还知道,他在xx大酒店当服务员。”范丞丞身体立刻紧绷起来。




                    “放轻松,丞丞,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其他的都不用管。”蔡徐坤直了直身子,双手合并,眯起眼来不知看向哪里。



                     “再拒绝就是第五次了,你该为未来考虑了丞丞,你想要的他给不了你。你知道我对你的痴情程度,只要你答应我,一切都是你的。”







                      范丞丞低下头走出了房间,蔡徐坤却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笑容,按下条消息然后发送到了公司群里。【聚餐在xx酒店。】








                     黄明昊端着菜走向包间,听说是什么公司聚会,所以点的菜特别多,在心里捏了一把汗,刚当上店长的第一天就要亲自跑堂。








                     推门而入时,公司的人正七嘴八舌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八卦。看见黄明昊全都默契的闭了嘴,王子异首先反应了过来。“唉这不是丞丞的男朋友吗,真巧在这里工作啊。”








                     接着,员工们一个个打着哈哈“就是就是,真巧。”黄明昊却没心思管这么多,他巡视了一周却也没见范丞丞的踪影。







                   “是在找丞丞吗?他跟蔡总去了搂上房间谈项目,不得不说丞丞真的很努力,年会还这么拼命工作。”一个女同事敬佩的说道。






                  
                    黄明昊愣了一秒,接着奔向了二楼,边跑他的天就塌一寸,二楼是干嘛的地方黄明昊比谁都清楚。更加急了脚步,却在房间的门前停下了动作,倚着墙倒下。








                   万能卡被丢在了地上,紧接着一滴滴泪打在卡上,黄明昊仰起头抽泣着,嘴里一遍遍念着不可能...不可能...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雷惊醒了黄明昊,然后是房间门打开的声音。蔡徐坤搂着范丞丞的腰嬉笑着出来,便看见黄明昊坐在地上,瞬间范丞丞的笑声停住了。






                 那双眼睛范丞丞看了很久,却从没见他这样无助失望,犹豫哭的太久,红血丝一根根围绕着眼球,看起来有点恐怖。范丞丞挣开蔡徐坤,向前把黄明昊拉起来,一言不发的走出酒店。








                  雷声响彻,大雨也随之落下。只是这次黄明昊站在原地,没为范丞丞遮雨。







                   “为什么...为什么?”雨水顺着头发落下,黄明昊攥紧了拳头努力克制的问道。范丞丞却只是低着头,从酒店出来后没说一句话。




                   “为什么?范丞丞你告诉我为什么啊!我对你不好吗!我把所有都给你了啊!”





                    “我拼死拼活的打工赚钱,还没毕业所以找不着正经工作,只能当个服务员,你以为我愿意啊?我他妈要不是为了你,我用每天看别人脸色!?”黄明昊嘶吼着,刘海打湿遮住了眼睛也全然不在意。





                    “可你呢?你现在跟蔡徐坤在做什么,你是在卖吗?还是说好听点叫肉体交易?那既然这样怎么不卖给我呢啊!?”






                     范丞丞终于抬起了头,刘海遮住了眼睛,顺手一缕露出了额头,睫毛上被雨打湿显得更长,好看的不像话。




                    “可我要钱啊...”



                    “我已经踏入了社会,我要生存,我做不了不切实际的梦了...我以前追求爱情,追求什么狗屁自由,可我现在输不起了啊!”范丞丞用手抹了下眼,不知是擦雨还是泪。




                    “我已经踏进现实了!他对每个人都太残酷了,我要钱啊黄明昊你懂吗!!”又一声雷响起,声音大的吓人,把希望和天真一同震碎。






                     黄明昊向前把范丞丞拉进怀里,一只手抱住腰,另一只手摸上范丞丞后脑勺。






                   “等不了我了吗。”



                   “嗯..”





                    范丞丞终于忍不住回抱着黄明昊哭了,那场雨下了很久,他们拥抱了很久。久到似乎能逃避现实,久到永恒。
















END.




写这篇文纯属是我个人的情绪
黄明昊代表着虚幻美好的想象
蔡徐坤代表现实的真面目
我们每个人都憧憬未来
却也倒在现实世界的残酷
生活就是这样。

可面面也等了沈巍一万年,面面没做错什么,他只是太爱哥哥了。

如果沈巍在面面逐渐疯狂的过程中关心一下面面,哪怕是一句哄哄弟弟的话,面面也会抛下大业跟哥哥走,因为面面的大业只是为了报复哥哥,想得到哥哥的爱。

面面一万年前受人欺负好不容易当上了首领还没做什么坏事呢就找到了哥哥,因为长期被人灌输哥哥把他抛弃了的谣言,所以在面面心里,哥哥当时就是不要他了。

面面说在心里,除了哥哥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过是沙粒芥子,可沈巍还是选择了澜澜,放弃了面面也是事实。面面说我的哥哥只能我亲手杀死,那时候面面就已经病态了,可见到哥哥还是会想要哥哥在乎他,面面只是太爱哥哥了啊。

面面让哥哥亲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爱的已经严重扭曲了是因为哥哥从头到尾对面面没有一句好话,只要是对话哥哥永远在凶面面,保护所有人除了面面。

所以面面到底做错了什么...?

编剧脑子有坑吧。

希望所有人都宠着范丞丞,宠着。

狐狸无情

-我知道这篇可能不太好
-文笔不够字数来凑嘻嘻








     “快点,黄爷爷今天讲故事,晚了就没地了!”范文催促着身后的朱侯英。



     大厅里几乎没了空位,两人干脆坐在了过道的地上。不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身穿黑袍的老人走上了楼台,没人知道其姓名,见他的人都唤他为黄先生。



     台下喧杂的声音瞬间收住。



      “我一直在各地奔波寻找一个故人,看样子怕是不在此地,所以今天将是我给大伙讲的最后一个故事。


     老人轻咳一声“从前齐国有个皇帝...”

     齐国有个皇帝叫黄明昊,外出时救了只狐狸,全身雪白毛色光亮,黄明昊喜欢的紧便带进了宫里喂养。


     小狐狸的伤很快便好了起来,整日趴在黄明昊书桌上看他批奏折。“这真是个好皇帝啊。”小狐狸心里想。


     评价一个皇帝好坏的标准当然不是勤不勤快,还有投食的质量怎么样,小狐狸抱着橙子,如果每天都有橙子吃那住在这也不错嘛。


     窗外忽起大雨,黄明昊放下笔起身关窗。“小狐狸今天可能会冷,你要不要跟我睡啊。”小狐狸点了点头。


     “也不能一直叫你小狐狸,总得有个名字吧。”


      小狐狸心里一惊,连忙摆摆尾巴。你可千万别啊,我是有名字的。


       “摆尾巴就是乐意咯,橙橙橙怎么样...会不会有点太俗了。”


       “叫范丞丞吧,丞相的丞,就是在我身边的位置。”


       范丞丞翻了个白眼,不错,起码是个人名,姓氏倒蒙对了,名就由他吧,丞丞好像也不错。


       时间一长,宫院的生活便无趣起来,范丞丞蔫蔫的趴在龙床上,用小爪子扒着黄明昊龙袍以示不满。


       黄明昊也不恼,把范丞丞抱进怀里。“无聊了?明天有个哥哥要来看你,可不要跟他跑咯。”


       范丞丞听见眼睛瞬间亮了一圈,连黄明昊骂他小没良心的也没在意,总算是有个人玩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黄明昊就被一阵急切的拍门声给吵醒了,不用说指定是朱正廷来了。


       要说最让黄明昊犯愁的人,朱正廷算一个,虽对皇位政权一概不感兴趣,却也没规没矩,向来我行我素,所以对于朱正廷这个王爷的行为黄明昊从来是睁只眼闭只眼。


       朱正廷一进门就翻找了起来。“黄明昊,你那小狐狸呢!在哪呢在哪呢?”


       黄明昊跟在后面捡着被翻出来的东西踢了朱正廷一脚“搁床上呢。”


        翻开帘子,果然一身雪白的小家伙出现在了眼前,朱正廷赶忙抱起来,范丞丞像是被打扰到了睡眠,不开心的哼了哼。



        “还一起睡啊,都说狐狸能变成美女,你别哪天养出感情来了人家以身相许你又不要啊。”



        黄明昊把物品放回原处,从朱正廷手里把范丞丞抱回来。



        “狐狸就是狐狸,变成美女也是狐狸精,哪有什么情。”


        小狐狸睡的正香,打着鼾,错过了这句话。


        范丞丞趴在黄明昊怀里,尾巴摇晃着扫他的手,今天是范丞丞下定决心变成人的日子,因为不能跟黄明昊说话实在是太无趣了。


        “修炼成人的过程是很痛苦的啊。”老槐树精拿着柳树枝条对小狐狸说。“很多小狐狸和你一样,为情来到这求我把他幻化为人,最后大抵都没扛住死了。”



        “我不怕!”小狐狸甩甩浑身的毛,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脸无所畏惧。



        老槐树精摇摇头,把范丞丞关进笼里...


        黄明昊醒来时已是半晌,摸摸身旁的位置这才发现有什么不见了,连忙叫朱正廷唤宫中所有人去找,到晚上仍没有结果。


        朱正廷风尘仆仆的回来,一进门就看见了吃着糕点不亦乐乎的黄明昊,和上午心急找狐狸的黄明昊判若两人。


         “怎么?小狐狸不找了?我忙活半天你这么悠闲?”


         黄明昊嚼完一块糕点,擦擦手上的油。


         “昂不找了,再养只新的便罢。狐狸这东西没情,养肥了只会走掉。”



         不久后宫女看见皇上又养了只新狐,毛色是红棕的,不如前一只漂亮,也再也没见过那只叫范丞丞的白狐。



         “黄明昊,我带来个美人给你!”这大嗓门一听便是朱正廷无疑了,黄明昊抱着狐狸缓慢的起身。


         藏在朱正廷身后的“美人”急忙跳了出来。


         “黄明昊!”说着就往黄明昊怀里扑。


         还没等够着黄明昊衣服就先被朱正廷拽住了后脖颈“哈哈你可不能叫他黄明昊,他是皇上。”


         黄明昊放下狐狸,把范丞丞拽过来。“叫什么名字?”


          “范...”这个国家,狐狸精可是会被砍头的。范丞丞急忙住了嘴。


          “哦,他叫范西西。”朱正廷抢先一步的说。


          黄明昊有龙阳之好这事只有朱正廷知道,后宫佳丽虽多但黄明昊却是一个也不感兴趣,偶尔出入也是为了不让旁人说闲话。


          “西西啊,来人把他带下去好生沐浴,送到我寝宫。”


          范丞丞站在盆边,旁边的太监往里灌着水。


          “那个...我可以不洗吗...”范丞丞试探的问道,他也没想到黄明昊这么猛,何况狐狸一碰水就露出尾巴,那他这罪都白受了。


          “你今晚可是要服侍皇上的,洗不洗由不得你。”黄明昊身边最大的管事公公拿着湿毛巾就往范丞丞身上贴。


          偏偏就来不及躲闪的擦湿了身子,一条白花花的狐狸尾巴冒了出来夹在腿中间。


          一时间所有太监都傻了眼,愣了一会儿尖叫着逃窜。


          “有狐狸精啊!宫里有狐狸精啊!”


          “唉不是你们听我说!我只是...”眼看着一个人都没拦住,范丞丞索性坐进了水盆里,两个毛茸茸的耳朵也冒了出来。


          黄明昊不会杀了我吧,他以前很喜欢我的。



          很快,宫里有狐狸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城,传到了黄明昊耳朵里。



          动物成精一律浸猪笼是黄明昊自己定的规矩,现在自己宫里冒出了狐狸精当然要以身试法。


          还没等叫人抓,范丞丞自己就跑到了黄明昊眼前。



          “黄明昊,你忘了吗我是范丞丞啊!”说着又怕他不信似的露出了耳朵尾巴。


          黄明昊一顿,原来那只小白狐变成人这么好看。


          “既然是认识,那我劝你自行...”


          “黄明昊我喜欢你很喜欢,所以我才变成人来找你,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在左右为难,所以你不用心软,浸猪笼我也不怕,能再见到你我就很开心了。”范丞丞说着两行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扑进黄明昊怀中。


          黄明昊眼底没有波澜,却还是揉了揉范丞丞的头。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劝你自行了结。


          午时,人们围观在河岸上,笼车里关着一个很漂亮的男人。“马上要死了这狐狸精还笑,真是不知廉耻。”    “就是就是,这要不处死迟早祸害国家。”


          朱正廷拉着囚车,走向水中。


          范丞丞盯着黄明昊笑,怎么会不懂啊,你怎么会喜欢我。。



          遗憾的是黄明昊自始至终都没看范丞丞一眼。



          囚车末入水中,人群散去,黄明昊树立了威信国泰民安。



          “齐国就此强盛。”黄先生讲完后起身离开,他在找谁,他要去哪,没人知道。



          范文和朱侯英听完故事回到家中,两个爷爷正在家中忙活着做饭。


          “范爷爷,你以前是不是有个名字叫范丞丞啊?”


          老人听到后手一顿。“是啊,你从哪听的。”


          “哦,今天听见有和您和朱爷爷重名的人。”


          “重名的人很多,快洗洗手叫侯英吃饭吧。”


          “好嘞。”

  







END      

不打tag,深夜自己唠叨

在我的印象里
黄明昊从来只叫过范丞丞的小名丞丞
被范丞丞打永远都不会还手
黄明昊很调皮
却只对范丞丞有温柔的一面
黄明昊年龄不大心智却比范丞丞要大太多
黄明昊懂的很多东西和人情世故
黄明昊会陪范丞丞一起调戏哥哥们
黄明昊会照顾范丞丞
黄明昊会因为范丞丞吃醋
在发生小矛盾的时候黄明昊会哄着范丞丞
在范丞丞不开心的时候黄明昊永远守在范丞丞身边
黄明昊遇事精明却只在范丞丞哭的时候会乱了阵脚
黄明昊很聪明却总是不戳破范丞丞的小把戏
黄明昊的土味情话会说给范丞丞听
黄明昊会经常看着范丞丞温柔的笑
黄明昊过日子大大咧咧却对范丞丞很细心
黄明昊遇到事情总会第一个想到范丞丞
黄明昊很喜欢和范丞丞在一起
黄明昊很喜欢范丞丞




fcc:“再也不会理你了。”
hmh:“那我理你。”






hmh:“范丞丞我好爱你!”







富贵皇权我好像真的想磕了...

死寂【一】

-看完死寂后的脑洞
-胆小不要入手
-虽然我可能写的不太恐怖...






“善于伪装的河神
藏着丑恶的面孔
七月半夜他牵起你的手
带你划到河中央
切莫上他船
切莫上他船。”






    “你们听说了吗,隔壁村搬来了个小孩,整天不说话有个瞳孔是蓝色的可吓人了!”黄明昊把一半脆脆冰掰给范丞丞,嘴里嚼着另一半说道。




     范丞丞把脆脆冰吸进嘴里“没有啊,这么恐怖吗。正廷你听说了吗。”      “没有,但为啥就没我的脆脆冰?”朱正廷眼巴巴瞅着两人蠕动的嘴。




     “别看了,你娘喊你回家吃饭朱正廷,赶紧走吧。”黄明昊拉起朱正廷,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朱正廷原来的位置上。“哦,那丞丞明天见。”说完便一溜烟的跑回家。




     朱正廷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乖孩子,和范丞丞从小玩到大的竹马。去年冬天黄明昊一个人搬到村里,同龄小孩总熟悉的快,一来二去原本的二人行因为黄明昊的加入硬变成了三人,朱正廷虽然不开心却也不敢说什么,时间久了也习惯了,虽然没次被挤出来的是他。




    黄明昊晃悠着腿,把吸完的脆脆冰随手一扔,凑到范丞丞耳边说“我们今天去看看那个新来的吧。”范丞丞一听拍手叫好,拉着黄明昊就往隔壁村走。



    白,病态白,这是范丞丞对那孩子的第一印象。两人在几米之外站稳了脚,目不转睛的盯着看。那人突然抬头,范丞丞才被吓了一跳,果然一个眼睛是黑色一个是蓝色。



     胳膊被人拱了拱,黄明昊小声地说“看吧,我都说了蓝色的眼。”那孩子先看了黄明昊一会儿,然后又直直的看向范丞丞。



     屋里走出一个妇女,看上去很是疲倦。“坤坤,怎么不和小朋友打招呼。”妇女拉起那孩子的手抱歉的笑了笑。“你们两个也是这里的吧,他叫蔡徐坤不太爱说话。阿姨今天有事,改天请你们到家里做客吧。”说完拉着蔡徐坤往屋里走。




     “原来叫蔡徐坤啊,有点瘆人。”范丞丞挽着黄明昊的胳膊自言自语。被拉走的男孩知道进屋也一直看着范丞丞,蓝色的瞳孔逐渐放大,最终闭上了眼。




    回家的路上,范丞丞脑海里全是那只蓝色的眼睛。“丞丞,你还记得村里经常说的那个童谣吗。”黄明昊冷不丁的冒出来句话,把范丞丞从思绪里拽出来。接着又继续说。




“善于伪装的河神
藏着丑恶的面孔
七月半夜他牵起你的手
带你划到河中央
切莫上他船
切莫上他船。”



     黄明昊低着头念着。“这你也信啊,大人哄小孩的吧。”范丞丞呼了一巴掌黄明昊的头。“信,我爹娘就是被河神抓走的。”范丞丞收住笑声,等待着黄明昊的下文。



    “我小的时候爹娘就给我讲过这个歌谣,前年七月半他们去河边钓鱼,见到有人划来一艘船,说河中央应该会钓到更多,我爹娘就上了他的船,到了河中央我爹娘突然想起了那个歌谣,想跑却晚了...”两滴眼泪啪嗒掉在了土路地上,接着是更多,黄明昊抽咽着倚在范丞丞身上。












-怎么我就成了一个只挖坑不填坑的坏人。

【all丞】红玫瑰

-6p清水场预警
-最近听红玫瑰很带感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注他的。蔡徐坤站在门外,门缝里透出的光印在走廊漆黑的地上,身处黑暗却又引人瞩目,天生的王者却也喜欢所谓美好的东西。


    屋内的人身边总众星围绕,趴在朱正廷腿上又与黄明昊嬉闹。范丞丞啊,大概很早,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


    蔡徐坤轻轻关上房间的门,走廊彻底陷入黑暗。“本该如此。”我本该走的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你本该活的灿烂。靠着墙坐下,范丞丞的笑声传出,紧接着是黄明昊和朱正廷的附和。


    是该如此,可还是想问,什么时候到我。


    关门的那一刻,范丞丞的目光轻瞥,咧嘴一笑,紧接着又与旁人谈笑风生,无人察觉便肆无忌惮,我们很像。






         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再无动于衷。〕




      巡演将近,每个人都在准备舞蹈曲目。在服装间里,一个少年却一直拿着针线忙活着。



     “又失败了。”一张料子很好的布被扔到了地下,少年脚边已经有了很多这样子的布料却仍又拿新的缝来缝去。“一定要给丞丞啊。”少年自言自语,台湾腔里满是坚定,傻的天真。



     终于范丞丞在上台前被拦下。“丞丞这个给你,你之前不是说很喜欢台湾的荷包嘛,我就给你做了一个。”陈立农双手拿出一个缝着大大爱心的荷包。



     范丞丞接过去,对面的少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第一次做这个也不是太好,不知道...”     “我已经买过一个了,既然可以买到的东西,农农为什么要做啊。”范丞丞打断了陈立农的话,带着歉意的说着。



     “丞丞马上要开始了快过来!”朱正廷在远处招着手。“来了!”范丞丞回应着,把荷包塞进兜里。“谢谢农农啦,这个可以当备用的。”说完便向朱正廷跑去。



     陈立农盯着他背影,跟在后面。直到朱正廷抱住范丞丞,责怪他去哪也不说一声时才收回视线,低头看着被纱布缠绕着的手指。那下面是缝荷包时被针扎的伤口。



    可以随便买到的东西,不是我非要自己去做,而是你喜欢的,我都想是我来给你。






           是否幸福轻的太沉重,过度使用不痒不疼。〕



   “丞丞这个吃吗,还有这个。”黄明昊把一堆零食掏出来放在范丞丞面前,这些都是从朱正廷那里被没收的,只不过现在被黄明昊偷了出来。



    范丞丞看见零食眼都亮了,一边赞叹黄明昊的精明一边拿着鸡爪啃个不停。“丞丞,如果公司要组cp怎么办啊。”黄明昊摸着范丞丞的头问。“那就组呗。”



    黄明昊笑着说嗯,那就组。却不会告诉范丞丞昨天公司找他过去谈话,问范丞丞和朱正廷组cp怎么样,他把公司上下闹了一遍才勉强让总裁说了句我再考虑一下。



    那天和黄明昊同公司的姐姐问他这样值吗,跟总裁闹可能以后的镜头资源什么的都不太会有了。黄明昊笑着说值。下半句憋在了心里,因为和范丞丞在一起的只能是我啊。

   

    如果可以永远停在这一刻就好了,黄明昊看着范丞丞狼吞虎咽,不自觉的抱了上去。

    “丞丞,选我吧。”
  
    “嗯?什么啊。”  

    “没什么。”



    在黄明昊和总裁闹完之后,范丞丞被叫了过去。 “你愿意和朱正廷组cp吗。”“当然。”



    总有人说黄明昊偏执,却不知他所有偏执暴怒和温柔,都是因为范丞丞。“你觉得你会赢?”   “当然。”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





    林彦俊记得当初是范丞丞先招惹他的。那孩子带着稚气而来,挽上他的手臂,喊着哥哥。



    演唱会上,林彦俊站在范丞丞旁边,不常说话却观察着所有人,还真是,情敌很多。想到这林彦俊嘴角没了弧度,台下粉丝叫着又变成冷彦俊了。



    既然没有意外,那就要自己制造意外。凑近点,范丞丞会自然挽上手臂,一挑逗范丞丞就会跟人嬉闹。林彦俊再清楚不过。



    “林彦俊吧,因为平常好像跟丞丞不太互动的样子,请问林彦俊有没有想跟丞丞说的。”主持人说道。因为站位的关系,林彦俊一回头就能盯上范丞丞眼睛。“我希望我会是特别的那一个。”



    台下粉丝尖叫着,别的成员装作若无其事,实则每个人心中都打起了算盘。林彦俊回过神,范丞丞正看着他笑,随后薄唇微起  “好。”



   有始无终,我想是你最特别的那一个,比其他人都要特别。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又落空。〕




    范丞丞被朱正廷叫到天台上,那地方一般没人去,这变成了两人的秘密基地。



    “哥想说什么。”范丞丞靠着朱正廷坐下,自然而然的把头倚在那人肩膀上。



    朱正廷把手敷在范丞丞腰上环抱,下巴抵在他发穴上。“丞丞还记得吗,上次测谎仪,你说的喜欢。” 


    范丞丞没说话,乖巧的任由朱正廷抱着。


    “我一直记得,可丞丞也没有拒绝任何人的感情。”范丞丞感觉头顶的声音有点颤抖,紧接着是一片湿润。“我一直在等,丞丞你知道吗我在等,你会回来吧。”




   “哥对不起。”范丞丞挣扎着起来,抹掉朱正廷的眼泪。“再等等我吧哥,我会回来,我会...吧。”




    好,不管过程怎么样你只要还是我的就好,我很喜欢等你。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范丞丞你愿意和朱正廷组cp吗。”
      “当然。”
      “但如果是我和黄明昊,就更好了。”





END.

叫人头晕的(一)个问题

-上午考完了语文就想起来更文啦
-下午理综继续
-考试加油💕






黄明昊最近很苦恼,自己大宝贝儿整天被一堆卷子缠着脱不了身,连抬眼皮搭理自己的时间都没了。“丞丞你要不要吃这个!很好吃的我跟你说这是我跑了好几个地方才帮你排到的,你要不吃我就...”  “不吃。”




范丞丞最近很苦恼,自家小狼狗异常粘人让他有点承受不住,在苦做某53时总会凑来找存在感,被自己轰出去以后依旧不依不饶狗皮膏药缠到底。“黄明昊我限你五秒钟之内消失在我眼前。”  ...... “好啦丞丞,我站你后面说你就看不见我啦,对了刚讲哪儿了嘞...”





于是,躺枪·朱正廷·王,成功的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收到了来自两个不同的人每天必备的抱怨。





正廷哥我最近发现黄明昊好烦唉...

正廷哥我感觉丞丞是不是不爱我了...

正廷哥你说黄明昊为啥这么粘人...

正廷哥我要哭了,我一说话丞丞就拿鞋拖砸我...

正廷哥...正廷哥...正廷哥...

“你们俩,给我滚出我的房间!”躺枪·朱正廷·王,愤怒的提溜起来两人的衣领扔出了宿舍,并且突然就养成了随手锁门的好习惯。




“队长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没有我们的生活你可怎么办。”

“滚。”

“...哦,那把我们付的房租费还回来吧,谢谢。”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小朋友特别有孝心的蹲在门口给队长认错〔其实是未成年人开不了酒店又跑回来了〕





“正廷,我觉得我们俩还是住在这儿吧,我们有你这样的队长是我们的福分,都怪我不知道珍惜,真的一点都不怪丞丞,他把你面膜都霍霍了这样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就这样,黄明昊本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心态爆了范丞丞几乎所有黑料终于意识到一束凶狠想杀人的目光才闭上了嘴。





“黄明昊你听没听见门里什么声音。”

“嗯,好像猪在轰鸣。”

“屁,那是队长的呼噜声。”





是亲情吗,是友情吗,是父子情吗。让朱正廷一大早就来给两个不争气的孩子开了门。

不,是朱正廷被门外惊天动地此起彼伏的声音吵醒了。




于是便挽起了睡衣袖子,气势汹汹的冲到门口。我倒要看看是谁家猪没看好来这儿放屁...



两个倚着门的小朋友顺着往里开的门倒在地上。




朱正廷认命的甩了甩不存在的汗珠
行,我家猪。






永远不会END的一篇💕
算随记吧
想起来想起来好玩事就会有后续~
然后我滚去考试啦...🌝债见

当昊丞带了娃【一】

-所以带娃文有人喜欢嘛
-小朋友什么的炒鸡萌呀
-我有罪我的错,我对不起卜凡...








“黄明昊请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个什么小东西?”范丞丞带着“和蔼可亲”的微笑堵在门口,手指着黄明昊身边穿貂的小朋友。






小朋友有些不乐意了,咋滴穿貂的人你也敢惹?糙着一嘴海蛎子味的小奶声给范丞丞回嘴“小东西?你这么大人了咋这么没同情心?看不出我是一个可怜无助无家可归的孩子啊?”小朋友叉着腰,仰头用鼻孔看范丞丞。






可怜...无助...无家可归...小朋友...
范丞丞努力把这些词和眼前的小东西拼凑在一起
还真有脸说...
“黄明昊!!!把他弄走!”






“哎?不是丞丞你听我说,他...”话没说完就被一股胖二十斤的力量推出老远。
“啪!”关门声。
“嗒!”得,还锁上了。





范丞丞趴在猫眼上,看着黄明昊和那个小东西无奈的表情,哼我不管,家里只能有一个小朋友。






“丞丞~媳妇~开门吧...”在僵持了不下一小时之后,黄明昊和小朋友还是没有进了家门,只有一遍遍黄明昊苦苦哀求的叫声回荡在楼道里,传到自家家门里,并且传到邻居家门里。






“五楼的你再嗷嚎一句我就上去揍你!!!”四楼的大妈顶着一头包租婆专用发型打开门向搂上喊着,黄明昊又很怂的闭上了嘴。小朋友倚在门口想着以后生活的艰辛,爹怂娘娇,邻居还凶,没好日子过了。





邻居说完后还没关上门,小朋友又被自家突然打开的门的力推倒在地上。接着是范丞丞以同样大的嗓门向楼下喊着“你试试啊!我家怂货是你想打就打的啊!”





黄明昊扶额,得,感动中夹杂着一丝这话的不对劲...




“哎呦可了不滴了!我还就打那怂货了!”邻居大妈推开门,迈着二百多斤轻盈的脚步,手里攥着彩色鸡毛掸子奔上楼。






“你不上来我就瞧不起你...唔!”黄明昊捂住范丞丞的嘴把人推回了门里,顺带着把趴在地上小朋友扛肩上,在大妈还有一秒到达战场时顺利的关上了门。











今天是甜甜的肉肉~
牵着软软的卜凡凡祝各位看文愉快~